Back to top

战场机器人

26 七月 2018
Dean Aldridge

我们都看过这样的电影……“智能”机器人脱离控制,给人类带来无尽的混乱。人类深陷苦战,直至影片结尾,才能看到些胜利的希望。

然而,不管好莱坞大片这种种“预测”,就我而言,无论身在何处,或是目及何方,我都深深折服于机器人技术和智能机器人领域的不断延伸;它们在空中、地面、大海甚至深海无所不及。 

科幻小说在不断变为科学事实。

全球范围内,美国和其他军事力量在世界各地部署了数以万计(即使不足十万计)的机器人。现在,在中东人们对武装无人机已经习以为常;人们运用无人驾驶车辆执行炸弹清除任务,使用水下无人机帮助清除水雷和ISR。

然而,这些技术仍在不断扩张和发展。就在今天,我看到LinkedIn推送新闻中的一条波士顿动力公司“简史”的视频,深受震撼。机器人执行任务时动作的娴熟,看上去几乎与有机体无异 - 可点击观看:波士顿动力公司 - 未来主义

关于AI使用的争论历来已久,正如当前以Elon Musk代表的AI反对派和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等支持者间的针锋相对,我无意加入这一争论;当然,机器人AI的成熟度是上述机器人背后的关键驱动因素之一。然而,我关注的是促成视频中展现的顺畅、无阻碍、自然运动等方面的其他关键因素。这离不开流畅、精确、强大、相对轻质的运动控制系统的使用。 

在科尔摩根航空航天与国防部工作,我自然而然非常关注自控机器人趋势和需求的驱动力和影响,这不仅是我的职责,还关系到未来战场的动态。超级大国以及叛乱组织正在研发自己的战斗机器人。这种新“竞争”的序幕是否已被拉开?这场争相打造最先进攻击和防御机器人技术的竞争。

科尔摩根一直秉持“远离作战机器人之伤害”的信条。不是所有应用都具有攻击性;当然,机器人在反IED(简易爆炸装置)和清除炸弹中的使用,大大减少了人员伤亡(无论是在军事还是非军事领域)。在民用和商用细分领域,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自主机器人系统安全、有效的集成(我想到的是制造过程中与人类一起工作的机器人,以及街道和高速公路上奔驰的无人驾驶汽车),而将成熟、智能和潜在武装的机器人集成到防御领域,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让我们以好莱坞经典的老派方式结尾,简单说上一句……

“我还会回来的”

关于作者

Dean Aldridge

Dean Aldridge

Dean负责科尔摩根在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以及印度航空航天和国防市场的销售活动。他通过我们的战略客户以及不断发展的渠道合作伙伴网络推动了该地区的业务增长。

Dean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一名退役海军上尉。他在加入海军初期担任飞机工程机械师,负责维护鹞式(Sea Harrier)战斗机。几年后,随着工作责任的不断增多,Dean晋升为军官,并在11年的剩余时间里担任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飞行员。从海军退役后,他曾在多家领先的航空航天和国防公司担任各种营销和销售职务,并获得了全球市场、OEMs(原始设备制造商)以及应用的广泛知识。您可通过以下邮箱与Dean联系:dean.aldridge@kollmorgen.com

 

 

Blog Taxonomy Helper

业务
包装
医疗
历史
大学合作伙伴
安装提示
嵌入式运动控制
工程
应用
技术
机器人
综合
自动导引车辆(AGV)
食品法规